专访/禾浩辰被咒“去死” 自爆想轻生:我活得好痛苦

发布时间:2021-10-04

形象阳光,在新片“逃出立法院”更放下形象,豁出去使出最浮夸的表情,但在一连串搞笑画面底下,他曾有3年低潮到自我怀疑,他也透露忧郁状况拖著自己很久,曾闪过“轻生”念头,即便透过健身、画画来让转换心情,但都只能维持短暂的愉悦,他坦言会因为一句话纠结很久,常感慨做人很难,不禁悲从中来吐露:“我活得好痛苦。”

禾浩辰分享在拍电影“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”之前的低潮期最难耐,忆起当时成天喝酒到处晃,然后跑夜店、失眠,在身体状况不佳的状态还吸收负能量,他会忍不住上网看大家对自己的评论,直说:“人就是贱!”还说:“即便一百个人说加油,一个人出现不好的言论就会很刺眼。”

他说:“靠近这个负能量越陷越深,身边环境、朋友都是这种状态的时候,你就会在这个泥泞里面,走不出来。”他就算找朋友唱歌排解情绪,回到家落差更大,坦言有过轻生念头,常问自己“如果我消失了会不会有人因为我消失而难过?他们难过我也感受不到,我们活在这世界上这么辛苦到底是为什么?”、“我没有做偷拐抢骗杀人的事,为什么我要经历这些?”

日前他在私信中看见有网友留言“你怎么还没死啊?去死!”他决定分享出来,希望大家正视问题,他现在会看探讨霸凌这件事情的影片,尽可能会学术性探讨,理解对方的心态,让自己同理心多一点,他说:“当你被霸凌的时候其实不用霸凌回去、凶回去,只会让事情更糟,理性一点去看这件事,可能心里会好过一点。”最后他还喊了一声:“yes!”像是得到解套一般。

禾浩辰对自己要求完美,这次拍摄过程某种程度很舒压,他不断疯狂尖叫、吼叫、破坏、摔别人,完成这些事让他感到很爽,但还是有点小遗憾,他说:“每个动作可以完成90分,到现场著装、涂满血浆的状态,在现场是扣分的,会滑掉,完成度没有这么高,动作不完美。”电影将在8月14日上映。

自杀,不能解决难题;求助,才是最好的路。求救请打1995 ( 要救救我 )

★更多新闻报导